云南唯一“全球高被引科学家”花落我校 代冬琴博士榜上有名

  • 2018.11.28
  • 来源:党委宣传部
  • 作者:罗丹
  • 点击次数:

云南唯一“全球高被引科学家”花落我校

代冬琴博士榜上有名


11月27日,科睿唯安发布了其2018年度“高被引科学家”名单,全球来自21个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领域的4000多(人次)高被引科学家入榜。我校教师代冬琴博士榜上有名,成为云南省唯一入选的科学家。

据悉,本次全球高被引科学家名单中,中国大陆入榜人数为482人次,全国有92所高校科学家入榜。该名单由全球权威数据分析统计机构科睿唯安发布,截至今年,该名单已连续发布五年。通过“高被引科学家”名单可以发现世界顶级的科研精英,其引文记录显示了他们在全球的顶级学术影响力,其中包含了17位诺贝尔奖获得者,包括今年的两位诺贝尔奖得主。今年的名单还包含了56位引文桂冠奖(Citation Laureates)得主, 他们是科睿唯安每年基于引文分析遴选出的“诺奖级”的研究人员,以及未来很可能获得诺贝尔奖的学者。

代冬琴是我校云南高原生物资源保护与利用研究中心博士教师,研究方向为微型真菌分类学、进化和系统发育学,主要从事竹生微型真菌的遗传多样性、系统分类与进化研究,参与多部重要国际真菌著作编写,发表SCI论文35篇入选2017年云南省首批千人计划“青年人才”专项。

得知喜讯,全校师生都很振奋和骄傲,纷纷夸赞这位“80后”姑娘“不简单”。受党委书记李永勤、校长浦虹委托,党委副书记陆选荣、副校长张永刚率科技处、宣传部负责人,来到高原生物资源保护与利用研究中心,对代冬琴博士表示祝贺,并鼓励她继续攀登科学高峰。

28日一大早,记者来到高原生物资源保护与利用研究中心,和往常一样,代冬琴已经在实验室里,带着学生做实验了。比获得如此“重磅级”的荣誉更让代冬琴感到激动的,是每天沉浸在微型真菌的世界里,有新的研究和发现。

“成功的花,人们只惊羡她现时的明艳!然而当初她的芽儿,浸透了奋斗的泪泉,洒遍了牺牲的血雨。”成绩背后,只有代冬琴自己知道,在这条科研路上有多么艰辛和不易。“我的科研经历,是一次次‘啃硬骨头’,一次次想放弃时咬紧牙关坚持,在每一次坚持中完成‘蜕变’,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往上走的。”经历了“九九八十一难”的洗礼,今天的代冬琴做科研艰辛依然,但她已如鱼得水,正在真菌研究领域完成一个又一个新的发现。

研究真菌,始于代冬琴大学时一次偶然在校园漫步的经历,她在一株竹子上发现了一份标本,带回实验室,放在显微镜下,代冬琴看到了一幅最美的细胞画面。从此,她开始在研究竹生微型真菌的路上越走越远,尽管后来在研究中遇到过各种各样的困难,但她一直都记得曾经的“初心”,“守得云开”方能“见日出”。

在科研领域如此“高产”,容易让人感觉“走了捷径”,事实上,用代冬琴的话说,“科研没有捷径,只有努力”。“潜心做事,坚持初心,寻求合作”是代冬琴总结的“法宝”。“科研不是一个人的科研,是世界的科研,需要大家一起来做,正因为科学家们都有合作意识,我的论文才能被其他人引用,我才能入选这次‘高被引’名单。今天做科研,就是要运用现代发达的科技手段,多渠道寻求合作,也要多涉猎其他领域,用多领域的知识来为自己的研究服务。”

被称为“科学家”,代冬琴谦虚地说,自己最喜欢的还是“老师”这一声称呼。她坚持上课、带学生,“代老师循循善诱地带我们发现了一个精彩的真菌世界,她细心地发现我们的每一点进步,肯定和鼓励我们,有这样的老师,我们很幸福。”实验室里正在做实验的一名学生说。不管是“科学家”,还是“老师”,代冬琴都在自己的角色里倾注心血,这是一名科学家的坚守,也是一名人民教师的担当。

“现在国内对竹生微型真菌的研究还未形成系统,还需要和我一样的科研人员更多的努力。下一步,我想拓展竹生微型真菌研究的应用领域,与其他学科合作,将研究成果更广泛地运用到医药和生物领域。”对未来,代冬琴已经规划出了自己的研究蓝图。



正在做实验的代冬琴博士



代冬琴指导学生做实验



受党委书记李永勤、校长浦虹委托,党委副书记陆选荣、副校长张永刚到高原生物资源保护与利用研究中心,对代冬琴博士表示祝贺



陆选荣、张永刚走访高原生物资源保护与利用研究中心实验室